00:00
加载中……请稍等……

前两天看《奇葩说》,黄执中提起他有个朋友有段时间不太敢去人多的地方,因为只要一想到底下的那些人可能就是在网络上骂她的人,她就觉得眼泪要掉下来。

主持人问马薇薇: " 你跟执中那么熟,他说的那个朋友你认识么? "

马薇薇说: " 我就是那个朋友。这没什么,这没什么。 "

我追《奇葩说》从第1季到第5季,马薇薇给我的印象,一直都是一个非常犀利,甚至有些刁钻刻薄的人。她就像一只充气过满的气球,会带给人随时都有可能炸掉的紧张感。

她一直稳稳占据着 " 强势 " 这两个字,扮演着一个非常厉害又不那么讨人喜欢的狠角色。我没想过在那样一个锋利外壳的包装下,她会是一个敏感、脆弱、曾经患有重度抑郁症的病人。

节目里,马薇薇轻描淡写地提起了治疗抑郁症的方式,就好像那个一次一次在心理医生面前重复创伤的人并不是她一样。

对于马薇薇这样的人来说,咄咄逼人的背后是无数次的心理治疗,台上犀利的论点背后是对门外人群的恐惧和心悸,理性背后是夜晚从不爽约的孤独,笑容背后是对生活暴击一次又一次的妥协。

我被这一期节目打动,是因为从马薇薇的身上,我好像看到了自己,也看到了很多年轻人在用力生活着的样子。

和她一样,我们绝大多数人,在面对生活的时候,不甘示弱,只会硬撑。我们表达脆弱的时间越来越少,更多的时候,我们逼自己努力、逼自己强大、逼自己用最快的速度成长。

我们不会说 " 今天我被上司批评了,我很沮丧 " ,而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边掉着眼泪,一边通宵把工作做完。

我们不会说 " 今天跟男朋友分手了,我要一醉方休 " ,而只会逼自己去想点儿别的什么,强迫自己用忙碌填补分手的伤痛。

我们不会说 " 今天真的很累了,我只想立刻就睡觉直到天亮 " ,而只会继续把眼睛熬得通红,生怕一不留神生活的机会再一次失去。

很多人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年少有为,但也有很多人在这样的压力之下,重度抑郁。

我看见抑郁症开始加速入侵我身边的同龄人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不断年轻化的肿瘤和癌。

拼命挣来的,是三十岁之前的有车有房,是终于能体面地让父母享受生活,却也是彻夜的失眠,是年纪轻轻就开始后移的发际线,是不敢稍有懈怠的紧张和无处安放的局促感。

在熬不完的夜和忙不完的人生面前,我们好像都忘记了生命的脆弱和生活的柔软。我们忘记了其实自己可以不必那么强大的,不必非得担着那些承担不起的压力负重前行。

有更多的时间,我们应该给予生活,可以给父母更多的陪伴,给恋人更多的关怀,给朋友更多的耐心,也给自己更多的爱。

这一生还有很长,离梦想更近的前提是我们依然健康,离幸福更近的前提是我们懂得放松,懂得付出爱也懂得享受被爱。

如果你现在过得并不快乐,那我希望你别再拼命逼自己成长了。你需要的不是拼命,而是要和成长、和时间、和未来握手言和。


转载自:https://www.qingmo.net/article/20254.html

Last modification:March 17th, 2020 at 04:18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